噬逝

这里噬逝,主混国漫,美漫,语c。
艺术生,画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接受任何动漫,cp安利。
拒绝被撩,有cp。

去年10月份的,现在还没描完
希望下个赛季庞统直接空降👏🏻

〖语吸群求K,西幻。〗
原星大陆。
一个美丽的大陆,古朴又充满着科技,却被常年的战乱困扰着。
影南和玄北,两个地域的冲突。
更有着人神魔间的混战。不出世的妖和精灵有特殊能力的被拉去当外援,没能力的被屠杀。
中立地区回忆之间有着各族的秘密,神奉它为圣地,魔贬它为地狱,人则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在这里卖掉自己的记忆。
在这大陆上生存一切全靠着自己。拿起武器为了自己的信仰信念亦或是单单的为了活下去而奋战。
欢迎加入原星大陆语c,群号码:577676138
人设自交,有审核。
希望各位玩的开心。♪

群规见P2,人设表格见P3
希望来的有语C经验。

第八罪

依旧西汉×唐,我终于想起来填坑了!
情人节快乐——♡
下一篇写狄仁杰会案发现场,然后某人被怀疑了。
——————————————————————
张良的死因是失血过多。他全身上下除了心脏那一处伤口足够致命外。再无其他伤口,连平日磕磕绊绊的外伤也没有,也就是说他是被人挖心而死的。
嗳我的上帝啊。
狄仁杰再往下看,还好这凶手还算有点良心,血检中证明死者血液里含有大量麻醉剂成分。
总不至于疼死。
狄仁杰放下报告,又回想起那个躺在棺中异常安详的人,记得他嘴边还噙着一抹笑,简直像是沉浸在梦里的孩子。
“狄长官,你注意过监控的时间吗?”一直现在狄仁杰身后的李元芳突然问。
“嗯。一个死了的人又跑出来瞎晃悠嘛。”
“不,不是。”李元芳沉默了一会,“这个时间点你注意了吗。”
“是一天中人自杀频率最高的时间点。”
“这也是人精神最为薄弱的时刻。”
三人沉默。
半晌,刘邦把自己的胳膊挂在狄仁杰身上看着李元芳开始打哈哈“你是说他不如投胎就为了告诉我们他是自杀的?”
狄仁杰不动声色的退了一步,把刘邦晾在一旁,眼神中满是嫌恶。
“我只想说——”
“不,他想说,这段监控是有人故意拍下来给我们看的。”李元芳还没说完就被狄仁杰打断了。
李元芳冲他点点头。
对,是这样。
狄仁杰低下头思考。
“可是,张良的两根断指和他的心脏到哪去了?”

【群宣】王者荣耀语c

Salaner.:

欢迎加入假装最帅的农药语c。群聊号码:433529587
欢迎加入假装最帅的农药语c。群聊号码:433529587
欢迎加入假装最帅的农药语c。群聊号码:433529587
带你抽最好的烟喝最好的酒,说什么说,还不快来?

今天的噬逝依旧不想更文。

第八罪

依旧唐×西汉,直接刀子。无cp。
第八罪
3
李元芳眯了眯眼睛,不动声色的凑了过来,顺便看了下监控时间。
李白按了播放键。
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这么暴露在屏幕中。那个人的个头在170左右,身穿一截白色T恤。那个人背对着镜头朝一个十字路口走去,手里什么也没拿,装束也是简单朴素。
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狄仁杰狐疑的扭过头去。
刘邦朝他努努嘴,叫他不要错过好戏。
狄仁杰又回过头,盯着屏幕中的人。
那人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注视,在快要消失在画面中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
狄仁杰陡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人久久伫立,然后徐徐转头,抬眸。原本看不见的脸就这么慢慢的露在狄仁杰眼前。
他的嘴角牵出一抹浅浅的笑意,那人是对着监控摄像头笑,可又让狄仁杰觉得那又分明是在对自己笑。
监控戛然而止。
李白暂停了监控。
04:28:46
这一帧,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个人的面容。
而那个人,正是泡在福尔马林中的死者。
刘邦对上狄仁杰的目光,了然点头。
“你再看看监控时间。”
狄仁杰一眼瞥去,那是七天前监控。
刘邦长舒一口,直起身来端详着玻璃棺中的尸体,语气凝重。
“你认为,他是什么时候死的。”
“看着腐烂程度,少则半个月。”
刘邦点了点头。
狄仁杰的脸色愈发苍白。
“对,他死了小半个月。可是七天前又出现在监控中。”

“尸检报告出来了。”李元芳把一摞纸放在狄仁杰的办公桌上,貌似认真地听着两位前辈的对话。
刘邦瘫在转椅上,无比悠闲地翘着二两腿,痞得跟个流氓似的。而狄仁杰脸上则是充满了惆怅。
“我叫人去查过了,死者张良家里确实没有他的同胞兄弟。”
“那他家里人怎么评价他的?”
“说是这人天生就聪明没有情商,但是背地里可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我也问过他教书的同事,风评都不错。”
狄仁杰打掉刘邦搭在椅子上的腿。
“不过这人真怪呵,竟然信教。”
“基督教?”
“恩。”刘邦点了点头,又问“你怎么猜到的?”
这下轮到狄仁杰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完整的白眼,直起身子把李元芳拿来的尸检报告自戏看了个遍。
“我昨天夜观星象,启明星下凡告诉我的。”
“昨天重度雾霾诶。”
狄仁杰没接他的茬,反过来问李元芳“尸检报告你看了吗。”
他回头,一下对上身后青年眼神,像是监控里死者的表情,叫人窥不见里面的情绪。
李元芳这才回过神“我看完了。”
“哦。”狄仁杰点了点头,随即低头看起了手中的那几张纸,一副我就随便问问的样子。

嘿嘿嘿,王者单排上钻石了,看看今晚能不能更新了,多码点字。

第八罪

啊……没有动力写。唐×西汉无cp向,你们看着是啥就是啥了。第一篇走这→http://shishi751.lofter.com/post/1ef9c920_11a81aa7
第八罪
2
简直滑稽可笑。
狄仁杰甩甩头,把那个想法抛到九霄云外,语气中略带询问“这是什么意思?”
他身后的人没有出声,李元芳久久注视着地面,头微微低着,倒像是为死者默哀祈祷。狄仁杰突然想起来,这个李元芳不过是上级调下来初次参与案件侦破的实习者,第一次见到如此血腥的尸体还能泰然自若,素质还真不错。他可以考虑如果这个小子还算顺眼,就去跟武则天局长磨磨直接把李元芳扔在他这端茶倒水,那他前途也是不可限量。
两个人沉默良久,李元芳突然站直,一字一顿。
“是斐波那契数列。”
“啥?”
狄仁杰一愣,下意识转过头去。
李元芳眼里波光流动,莫名的温存。狄仁杰可以发誓,这小子现在的眼神和看见了工资没什么区别。
李元芳的情绪有些波动,连声音也有些不自然。
“这个数列中相邻的两项之和等于后一项。”
狄仁杰支着下巴点头,一副正在仔细思考的样子。
“恩,然后呢?”
“然后,”李元芳嘴角扯出一个切切实实的笑意“它的相邻两项的商近似于1.618。”
“哦,黄金分割率嘛。”
狄仁杰起身伸了个懒腰,并附赠了一个哈欠,“可惜和正事没什么关系。”
李元芳不置可否,眼神飘忽在躺在棺椁中的人的脸上。
“是没什么关系……不过真是个漂亮的数列……”
“确实,很漂亮。”

门忽然被粗暴推开,狄仁杰太阳穴猛地一跳。他下意识转过身去,却被来人一把抱住了身子。那人哭唧唧的把头埋在他背上抹鼻涕眼泪,肩膀抖得跟个筛子似的。狄仁杰心下一痛,他刚穿了一天的衣服……
不过随即就有人过来把这人猛地拽下去,撇到一旁,语气里满是嫌弃。
“不就是个监控吗,至于吗你。”
狄仁杰揉了揉自己气炸的太阳穴,“刘邦,到底怎么了。”
刘邦嘿嘿一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故作玄虚,左右撇了几眼,将声音压低了好几度。
“这个案子可有意思了呢。”
他一面对狄仁杰阴森森的笑,一面顺手敲了李白两个脑瓜崩,“行了别装了。把监控给狄仁杰看看。”
刚被撇在一旁的人脸色突然转弯,笑嘻嘻的将笔记本上的监控停在了04:26:46。

今天回家大概能,更文,吧。

第八罪

第一次在老福特上发文,凑合看吧,这篇别名叫公安局异事。?唐×西汉,无cp向,AU。
第八罪
人有八罪,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暴食,色欲以及爱。
1。
简直令人作呕。
打开门的一刹那,浓烈的腐臭气息呼啸涌来。作案者似乎还很细致,在房间里喷洒了大量香水,只是香水混杂着尸肉腐烂的味道,让人一瞬间窒息。
狄仁杰在干呕了一整后,终于做出了一个英明的决定,他找人把这栋楼的居民安顿好,足足等了五天才又带人到案发现场。
尸体被放在客厅中央,一座巨大的玻璃棺材内盛放着一个男人的躯体,男子面容已经有些腐烂,只是全身在福尔马林的浸泡之中竟也没有狄仁杰所想象令人作呕的模样。
死者面容安详,嘴角含笑,他闭眸静躺,双手交于腹前,和自然身亡的人没什么区别。
福尔马林染成鲜红色,空气中还若有若无的弥漫着血腥与香气。
死者的左胸心脏处,赫然一个深不见底的血洞,还在流血。
他的心脏,没了。
仔细看那人被放好的双手也少了两根食指。
狄仁杰找了个椅子坐下来手里拿着张死者生前身穿神父服的照片。照片中的人相貌英俊,唇角似有似无的微微翘起竟让狄仁杰觉的他在朝自己笑,是一种藏在暗处的,略有深意的笑。
“狄长官?”
蹲在棺材旁的李元芳站了起来,一脸平静,伸手拿走了狄仁杰手中的照片看了两眼还了回去。
狄仁杰抬手一个爆栗打在小耗子头上“随便乱拿证物,实习工资不想完了?”
李元芳委委屈屈坐在狄仁杰旁边“长官你似乎忽略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
“什么?”狄仁杰不慌不忙的从衣兜里掏出一瓶冰×矿泉水喝了起来?
李元芳指了指玻璃棺尾,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
“那里,有一列数字。”
盛放尸体的棺材被李元芳略微移动了一下,果然有一串数字。
棺内血红色的福尔马林随着他的动作自顾自的晃动,连带着永久沉睡的人也活过来了一样。
狄仁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排端端正正的数字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1123581
狄仁杰皱皱眉,走过去蹲下。那排红漆刷出来的数字在乳白色的地板上额外狰狞可怖。
对着那排数字看了半晌,他摇摇头,一股莫名的感觉涌上来,他甚至有一瞬觉的这个作案者是在为他们提供找到自己的线索,就像一个老鼠故意留下的奶酪碎屑。